1486030665-3322597281_n.jpg

我認為《異星入境》是一部相當成功的科幻電影。

故事改編自姜峯楠的小說《妳一生的預言Story Of Your Life》。

大致的情節是有一天有12艘像是「豆莢」形狀的外星飛船降落於地球的12個城市中。

造成了世界各地的恐慌,各國紛紛尋找國內的頂尖語言學家嘗試與外星人做溝通。

想弄清楚外星人這次來訪地球的目的是什麼。

美國政府找來了語言學家Louise(艾美亞當斯)與物理學家Ian(傑瑞米雷納)

來與外星人做接觸溝通。

1486030791-471238025_n.jpg

有別以往看到的科幻片,總是著重於對戰的大場面,而《異》片中卻幾乎沒有動作場面,

反而是深刻的描寫人類面對於未知且無法溝通的外星生物,該如何面對的危機處理!

 

以下有雷

 

 

電影的開頭,女主角Louise從護士手中接過自己剛誕下的女兒Hannah

她充滿母愛的說

Come back to me.

讓觀眾感受到她初為人母,迫不急待想見小孩的喜悅。

接著開始穿插Hannah成長、學習、以及生病及死亡的畫面。

最後辭世的女兒躺在病床上,女主角Louise難過的趴在她身上說

Come back to me.

這一段讓觀眾感到Louise失去女兒的不捨,並同時呼應了,

兩句話雖然相同,但情緒是如此不一樣。

但看完整個電影再回想這一段,

卻發現這兩句話不只是情緒不同,

連涵義也非原始的想像。

Louise在與外星人接觸溝通時,

過程中不時的穿插她與女兒Hannah的片段,

像是回憶般的拍攝手法,進行誤導觀眾。

看到此時,觀眾都以為Louise是因為失去女兒後,

因為難過,所以時不時的會在腦海中出現女兒生前的片段。

Louise和Lan第一次進入豆莢內時,氣氛營造得非常好。

那種對於未知的恐懼與背負地球存亡的壓力,

足以讓觀眾緊張到秉住呼吸。

image01-5-768x480.jpg

image02-1-768x513.png

隨著與外星人七足類的溝通一段時間後,雙方開始可以進行問答。

而成功拋出第一個問題。

「你們來地球的目的是什麼?」

七足類的答覆,經過解讀卻得到了這樣的解釋

「提供武器」

頓時讓軍方開始想要以武力對抗七足類。

Louise在電影中提到一個理論:語言會影響思考方式。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中文裡面的姊姊與妹妹,

是用年長你或比你年輕做分界而產生的詞彙。

但是在英文裡面皆是用sister,若在沒有特別強調olderyoung的情況下。

與你對談的人則是需要靠你句子中的其他語意來會意出你說的是姊姊還是妹妹。

在人類的世界中,不同國家的語言交流時,常常碰撞出誤解或笑話,

而這件事情放到人類與外星人之間的交談時,就變得更加有趣了。

就像地球上大多數的文字都是和語言發音相輔相成的。

意思是,只要你搞懂英文的拼音邏輯,那即使你看到一個你從未見過的英文單字。

你依然可以正確的把它讀出來。

這件事情讓我想起了,我以前的一份工作,常常需要和外籍模特兒相處,

有一回在我電梯裡,快速的手寫輸入法打中文字。

外籍模特兒問我說,妳為什麼有辦法可以記住這麼多中文字怎麼寫?是靠拼音嗎?

她的問句,也證實了不同的語言會造就不同的思考邏輯。

我大致的跟她解釋了一下,並告訴她說

「中文跟英文字的組成方式很不一樣,假如有一個中文字,我從來沒看過,那我就不會念,或許可能可以揣測它的讀音,但也可能毫無頭緒或是錯得離譜。」

撇開少部分的形音字與有邊讀邊矇中狗屎運外,

承認吧!我們看到一個未看過的字,確實是連念都念不出來。

我記得那位模特兒非常的驚訝。

她說她完全無法想像我們的文字的運作方式!

電影中的七足類的文字長得就像是一個圓圈般的圖案。

1486030761-2041979897_n.jpg

1152970872_l.jpg

而且七足類的文字並不是用來發音的。

與我們人的文字用途有著很大的不同!

所以拆解它們的語言要跳脫我們慣用的思考,

這件事情也恰恰的呼應著看這部電影的我們也應該要跳脫出我們習慣的思考。

最後在女主角Louise幾段穿插女兒的片段中發現,

原以為是回憶中片段中畫面,

Louise的女兒竟然做了跟七足類很像的黏土。

並畫了爸爸與媽媽LouiseIan的畫像。

開始讓觀眾懷疑這一切真的是回憶嗎?

amy-adams-arrival-louise-banks-paramount.jpg

就在Louise看懂七足類的文字後,

她理解了七足類的星球時間並非像是地球的時間是線性的。

就因為我們的時間是線性的,

所以我們清楚的劃分著現在、過去、未來。

這是我們習慣的邏輯與思考模式!

但或許是七足類的高等科技,

造就了他們跳脫時間的線性的法則,因此他們發展出了像迴圈般的文字。

它們的時間定義是沒有前後順序,正好呼應了劇中一直誤導觀眾是回憶的片段,確是未來的影像。

編劇的這一個梗,狠狠給了我們一個震撼教育,

打破了我們習慣的電影敘述思維,劇中很多小細節都呼應著此事。
像是Louise的女兒Hannah的名字正念與倒念的方式都是一樣的發音!
當你發現編劇採用這麼特別的敘述方式時,

你再回頭去想她初為人母時,抱到剛出生女兒說的那句

Come back to me.情緒的解讀卻應該是有種「我終於等到妳了」的心情。

因為在Louise片段迴圈的腦中裡,對她來說女兒Hannah並不是初見面的新生兒,

而是一個終於走到這個環節的感動與欣慰。

茅塞頓開的Louise終於可以與七足類進行溝通,

原來七足類來地球是因為3千年後會需要人類的幫助。

因此它將跳脫時間線性邏輯、語言傳遞給地球人。

進而幫助地球人未來的文明發展,3千年後則可以順利的解救七足類。

這一段則推翻「提供武器」其實是「提供禮物」

看到這邊我有另外一種解讀,我換個方式解釋這段劇情,

如果地球是一個很原始的蠻荒之地,

若在沒有外星生物的發展下,我們需要4千年後才會發明飛彈。

但是若是有外星生物來到地球教導人類採礦與煉鐵的知識。

那飛彈還需要4千年後才會被發明嗎?

不,或許2千年後飛彈就會被發明了。

正好可以趕上3千年後來幫助保護外星人。

所以若你問要來教導人類採礦煉鐵的外星人來地球的目的什麼?

在有限的詞彙下,用一句「提供武器」不正好就是一個完整的解釋。

這有點像蝴蝶效應的感覺,我現在教傳授知識給你,

就像是現在我種下一顆種子,是為了幾千年後可以發展成一座森林的概念。

我喜歡這個設定,在科幻電影中邏輯清楚且不牽強。

唯一我認為比較失當的設定是,中國將軍原本已經準備派兵出打七足類,

卻因為Louise在腦中的畫面得知它打了一通電話給將軍而扭轉了將軍的心意。

但是只是靠著說出將軍夫人的遺言就改變了將軍的心意,是否有點薄弱

我試著猜測,或許是因為她在電話中告訴將軍不要殺七足類,

他們能幫助人類文明進步與跳脫時間的能力,將軍覺得離譜便刻意問Louise

「那你可以告訴我,我太太臨終的遺言嗎?」

或許這是一個測試,也或許是將軍是再尋求一個解答。

總之Louise的回答讓將軍感到驚訝,

於是改變心意不攻打,但是怎麼想都覺得這個轉折點相當薄弱。

而且Louise腦中18個月後的晚宴上,將軍出現來跟Louise說

「你曾經打私人電話給我。」不得不說看到這段的時候,

我覺得好像什麼演藝圈後台會發生的奇怪潛規則,哈哈哈哈哈哈。

總之這一段是個重要的轉折,可惜處理得不夠有說服力。

1152970163_l.jpg

故事中的Louise擁有了看到未來的能力,

所以她已預視到她將和Ian相戀結婚,生下一個有罕見疾病且早逝的女兒Hannah,

她知道了這一切時,又產生了另外的一個問題,

若你已知現在擁有的東西將會失去,或結果不完美。

你仍會勇敢的接受它,還是會逃避?

這是一個很哲學的思考的問題,

若用人類慣性的線性思考,我們通常會傾向趨吉避凶,改變未來!

但若改用超然的思考,Louis學到的是改變自己的心態而不是改變路線。

因為時間非線性的,它是一個可逆可迴旋,可分界可重疊,沒有開始也沒有終點,

所以即使她改變了她的選擇,而那個苦難依舊會再另外一個時間裡出現。

有種宿命論的味道,所以她選擇了欣然接受這個路程的安排。

這就是為什麼Louise後來問Ian說「如果你已經看見你的一生,你會想要去改變它嗎?」

Ian說「我應該會說出更多我的感受,然後全心經驗。」

很勇敢卻也有股淡淡的憂傷感,但也許這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課題。

結果如何不重要,但是過程卻是值得我們細細品嘗與體驗。

U4tdzo9.jpg

按讚加入姊的粉絲團吧!

 

延伸閱讀

【展覽】諷刺幽默無上限Joan Cornellà台北個展

未命名-1.jpg

訂閱姊姊的痞客邦吧!

訂閱.jpg

想看其它文章,自己找
看假鼻子姊姊廚房筆記
看假鼻子姊姊美妝報告
看假鼻子姊姊隆鼻日記
看假鼻子姊姊吃美食

看假鼻子姊姊去七逃
看假鼻子姊姊寫小說

去粉絲團看看吧!   ↓ ↓ ↓ ↓ ↓ ↓
fb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假鼻子姊姊 的頭像
假鼻子姊姊

假鼻子姊姊の鼻腔發言

假鼻子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人是很容易因一句話改變心意的生物,甚至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也許將軍改變心意,停止發動戰爭不是因為Louise說出將軍夫人的遺言這個動作,而是將軍夫人遺言這段話的內容,這段話可能提醒將軍想到太太曾告誡他的事,從而重新思考,接納別人的建議,也改變了故事可能走向的戰爭結局. 其實應該更仔細去聽將軍夫人說了什麼, 可惜Luise的中文太不標準,聽不出她到底講了什麼,只能留待自行想像了